新臨沂網 首頁 沂蒙人物 大眾人物 查看內容

48年教師夫妻檔成就書香門第 和睦傳家風 攜手育桃李

2018-11-2 15:00| 發布者: 新臨沂網| 查看: 1141| 評論: 0|來自: 臨沂文明

摘要: 1970年,同為民辦教師的段傳寶和顏炳芳喜結連理;1977年,恢復高考,段傳寶成為臨沂恢復高考后的首批大學生;1987年,顏炳芳通過考試,由民辦教師變成了公辦教師;2003年,他們的女兒也加入教師行列,成為山東師范大 ...
原題:48年教師夫妻檔成就書香門第 和睦傳家風 攜手育桃李

  1970年,同為民辦教師的段傳寶和顏炳芳喜結連理;1977年,恢復高考,段傳寶成為臨沂恢復高考后的首批大學生;1987年,顏炳芳通過考試,由民辦教師變成了公辦教師;2003年,他們的女兒也加入教師行列,成為山東師范大學的一名教師。教師夫妻檔升級為書香門第。時光變遷,歲月見證了他們的感情升華,他們的家庭成長也反映了時代的變遷。

小書包一線牽 倆民辦老師成了家

段傳寶和顏炳芳的結婚照記錄了老兩口最美的青春記憶


    時間回到1968年,銀雀山街道東苗莊村小學急缺老師,高中畢業后回村勞動的段傳寶成了一名小學老師。村小矮矮的小瓦房里留下了他給孩子們教授語文、數學的各種回憶。

  1945年出生的他,轉眼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在那個年代,自由戀愛少之又少,大都是經媒人介紹,相識結婚。通常是倆人見一面就要決定是否結婚,根本沒有機會相互了解。現在回想起來,段傳寶用“撞大運”來形容那種憑一面之緣就決定一世姻緣的相親方式。“我比較幸運,遇到了既顧家又上進的老顏。”說起這些,段傳寶的臉上洋溢著滿滿的幸福感。

  1969年,在媒人的介紹下,他和鄰村的民辦教師顏炳芳見了面。端莊大方,這是當時他對比自己小一歲的顏炳芳的第一印象。顏炳芳也覺得他老實憨厚。同為教師的倆人算是互相認可了。于是,段傳寶送了顏炳芳一個軍綠色的小書包,就把這門親事給定了下來。顏炳芳至今依然記著書包上寫著“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

  同年臘月二十九,顏炳芳帶著三件嫁妝嫁到了段家。一間茅草屋就是他們的新房,一張床、一個桌子、一個柜子再加上一個煤球爐,是新房里的所有家具。隨著兒子女兒的出生,這小小的一間屋被塞得滿滿當當,日子過得緊緊巴巴。

  那時候,當個民辦教師,每個月會補25個工分,額外再補助5元錢。“一年到頭就掙個幾十塊錢,連給孩子看病都不夠。”段傳寶說,那是最困難的時期,“雖然日子苦,但是總覺得有盼頭。”

恢復高考 成為首批大學生

今年重陽節,段傳寶夫婦被街道評為“最美家庭”,并頒發了“寶石”婚證書。


  歷史是客觀的,因而無法假設。但是,如果沒有41年前的那場高考,段傳寶的人生可能會繼續那樣緊緊巴巴地過下去。1977年,恢復高考,段傳寶的人生就此出現了轉折,生活也隨之發生了變化。

  那年,段傳寶32歲。“最初,高考的限定年齡是30歲以內。”段傳寶說,那時候,他失望極了,感覺自己錯過了一次絕好的機會,后來國家放寬了年齡限制,他趕緊報了名。

  當時,距離高考只剩下兩個月的時間,他必須拼了命地擠時間學習。“白天上課教書,周末下地干活,能學習的時間就只有晚上。”為了學習,他整夜整夜地不睡覺,困了就趴在桌子上打個盹,醒來繼續學。家里的事全是顏炳芳自己扛著,完全不用他分心耽誤學習。

  沒日沒夜地學習,再加上本身基本功過硬,段傳寶如愿考上了大學,成為臨沂恢復高考后的首批大學生。他報考了昌濰師專,學習化學。“考上大學又喜又憂。”段傳寶說,到外地讀大學,家里老婆孩子沒法照顧,不去上又覺得錯過這個機會很可惜,最終,顏炳芳的支持,讓他決定出去上大學,尋求新的發展。

  兩年大學回來,孩子長高了,房子更擠了,但是段傳寶對新生活充滿了向往,因為他有了一份體面的新工作。“我一畢業就被臨沂二中要走了,成了一名高中化學老師。”工作的第一個月,他就拿到了42元的工資,他沒有為此慶祝,而是和老婆商量著把錢攢下來蓋房子。

 教師改革 民辦老師“轉正”了

  1983年,借著村委劃宅基地的機會,段傳寶蓋起了4間瓦房。十幾年來,4口人擠一間屋的歷史總算結束了。“4間瓦房總共花了1500元,幾乎全是借的。”顏炳芳說,即便是這樣,他倆也沒抱怨生活的苦,更多的是看到了逐漸變好的未來。

  日子一天天過去,轉眼到了1987年。當時,國家正在治理整頓民辦教師隊伍,加快中小學教師隊伍的正規化建設,民辦教師可以通過嚴格的考核轉為公辦教師。顏炳芳正符合這些要求。于是,她積極報考。

  “我知道機會難得,我得努力抓住。”顏炳芳身上有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她平時就嚴格要求自己,積極上進,這時更是努力復習,毫不松懈。同時,段傳寶還是她的良師益友,對她進行悉心指導。

  那一年,顏炳芳如愿轉正,她成為苗莊小學的公辦語文老師。她的工資也由原來的每月20元漲到了每月196元。

  工資的提高帶來的是生活的穩定。1988年,他們還上了當初蓋瓦房的欠款,開始翻蓋大平房了。搬新房的時候,他們置辦了新家具、新家電。“當時買電視都得憑票,我也沒票,我就托在日本上學的學生從日本帶了一臺電視回來。”段傳寶說,那天電視是日本日立牌的,當時花了3200元,差不多是一年的工資。

  “一切都煥然一新,就感覺嶄新的生活在向我們招手。”段傳寶說,改革開放初期的中國,生機盎然,蓬勃向上,那個年代清貧,卻激情洋溢,就像當時的他們一樣。

書香門第 女兒加入教師行列

平時除了照看孫女外,段傳寶最大的愛好就是寫書法、畫中國畫。


  趕上了好時代,日子越過越好。時間來到上世紀90年代,經過努力奮斗,段傳寶夫婦終于還清了欠款。“無債一身輕,終于過上了輕快日子。”顏炳芳說,孩子上學,夫妻上班,一家四口忙忙碌碌,各司其職。

  到了1994年,段傳寶家里迎來了一件大事,女兒考大學。女兒從小勤思善學,加上夫妻倆教育有方,如愿考上了山東師范大學。“當時,大學還沒有實行擴招,一個班六七十個學生最多有十個人能考上大學,在當時確實是一件大喜事。”說起這些,段傳寶滿是驕傲。

  不僅如此,女兒還不負眾望,考取了北京理工大學的研究生,又在山東大學讀了博士,最后回到了山東師范大學當了老師,和父母成了同行。兒子同樣有出息,緊隨其后考上了大學,學了醫,現在還在醫療行業工作。

  歲月催人老,轉眼就到了退休的年齡。顏炳芳和段傳寶先后在2002年和2006年退休。倆人加起來過萬的退休金足以讓他們的退休生活無憂。

  退休后,他們也沒有閑著,而是擔負起幫兒女照看孩子的重任,如今,孫子已經帶到讀高中,外孫也已經6歲。今年,家里又迎來了新成員。“小孫女3個月了,是二孩政策的受益者。”顏炳芳說,感謝國家,讓她又多了一個可愛的小孫女。而她和老伴也將繼續把教育事業做下去,爭取把子孫后代都教育成才。

  魯南商報記者 王璐 褚菲菲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奇幻花园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