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臨沂網 首頁 沂蒙人物 大眾人物 查看內容

臨沂棗園中學教師吳成剛:教書育人是責任也是事業

2018-7-28 08:12| 發布者: 新臨沂網| 查看: 1303| 評論: 0

摘要:   從剛踏上講臺被叫大哥哥,到十八載堅守講臺被學生們親切地稱為老吳,40歲的他已經華發早生。家庭多磨難,為人夫,妻子患重病他不離不棄悉心照顧;為人父,他身體力行,讓女兒自立自強;為人師,他燃燒青春讓鄉村 ...
  從剛踏上講臺被叫大哥哥,到十八載堅守講臺被學生們親切地稱為老吳,40歲的他已經華發早生。家庭多磨難,為人夫,妻子患重病他不離不棄悉心照顧;為人父,他身體力行,讓女兒自立自強;為人師,他燃燒青春讓鄉村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他就是臨沂棗園中學教師吳成剛。

利用假期時間,吳成剛在學校內積極備課。

  青春作伴 亦師亦兄 十八年感情不斷

  “學生是我的榮譽。”每當回憶起自己的學生,吳成剛都一臉驕傲地說。

  千禧之年,吳成剛大學畢業,二十出頭的大學生被分配到臨沂棗園中學,給一群十四五歲的學生當起班主任。“比這些孩子大三四歲”,吳成剛和學生的年齡差讓這個班的師生關系更像兄弟姐妹。

  吳成剛初進校,學校基礎設施不健全,宿舍數量有限,只夠分配給留校的女生住。吳成剛就和班里的男生在教室打地鋪。白天學生們學習的地方,晚上就變成吳成剛和男生們的“宿舍”。一群男孩和一個“大男孩”,在桌子下睡了一排,相攜相伴度過了一個又一個夜晚。有一天早上,吳成剛和學生都睡得正香,聽見門外一片嘈雜。原來是班里的女生早到教室,在“砰砰砰”砸門。吳成剛睜眼就蹦了起來,趕緊叫身邊的男生們穿衣服起床,“丟死人了”。就這么住了一年,學校才把男生們安排進宿舍,吳成剛也分得一間單人宿舍。

  吳成剛的老家就在棗園,他十分清楚農村孩子們的狀況——家長為了給孩子更好的物質條件外出工作,即使回家休息,也沒有能力為孩子輔導功課或是給予更多的陪伴。“精神上留守”的孩子讓人心疼。對于那些不認真學習又調皮搗蛋的學生,吳成剛表面沒說什么,卻在宿舍安排了幾張床,把不聽話的幾個學生安排到自己的宿舍住宿。

  功夫不負有心人,一起同甘共苦的學生和老師感情最深。十八年過去了,師生依舊保持聯系。吳成剛搬家時,學生們說:“老吳,我們來幫你。”

  用心良苦 守護學生 早出晚歸日不輟

  “21天形成一個好習慣”,新生入學的第一天,吳成剛就格外注重習慣培養,期中考試前都盡量陪著學生生活、學習。寄宿生每天晚上9點結束晚自習,快放學時,吳成剛就已經守在教室,一打鈴,催促學生抓緊時間返回宿舍休息。剛入學的孩子就像小麻雀,興奮不已,總有說不完的話題,洗漱之后爬上床還會“臥談”許久。吳成剛就在宿舍樓內來回巡查,保證宿舍安靜的休息環境。近半個學期,吳成剛都是晚上10點后才離開學校。

  吳成剛不僅在培養學生良好睡眠習慣上費了一番心血,還在塑造班級文化方面盡心盡力。和別的班級不同,晚飯時間,吳成剛班里的孩子都是排隊去吃飯,一個班整整齊齊,必須全部人到了才出發去食堂。食堂吃飯時,也是4人一桌,吳成剛打了飯坐在學生堆里,一起吃飯,大家互相聊聊當天的趣事。“一個班就要有一家人的感覺。”糙漢子吳成剛在關心學生健康方面可是一點都不“糙”,他要求學生吃飯時間不得短于15分鐘,細嚼慢咽才能吸收得更好。

  和學生相處的十八年里,吳成剛覺得和學生是“互相成就”,學生新穎的想法讓吳成剛更有活力。吳成剛最近在讀王陽明的書,恰好一名學生也感興趣,師生兩人就經常互相交流想法。前幾天,吳成剛還收到了學生送的一本書:《知行合一王陽明》。

  2004年寒冬,吳成剛所帶的13班正在努力備戰期末考試。有一天,班里的化學老師問吳成剛:你們班在搞什么秘密?窗子和門都貼著紙,而且不讓別人進去。為了弄清楚情況,吳成剛拿了教材急匆匆地趕往教室。到了樓梯口,遇上班長,剛想問清楚情況,班長轉身就跑回了教室。吳成剛更疑惑了,不由加快了腳步。走到教室門口,發現屋里電燈關了,有燭光從門縫透出來。吳成剛很生氣,以為他們在搞什么惡作劇。就猛地推開門,結果被眼前景象驚呆了:黑板上寫著幾個大字“祝老師生日快樂”,講桌上放著一個巨大的生日蛋糕。學生們靜靜地站在那里,每人手中捧著一只紅燭,在溫暖的搖曳的燭光中,閃動著他們天使般的笑容,繼而響起優美的生日祝福歌。那一刻,吳成剛的眼中充滿了淚水。

  椎心泣血 為人夫為人父為人師 也可兼得

  2016年,吳成剛和妻子同在臨沂六中任班主任帶畢業班。4月體檢時,吳成剛的妻子被查出子宮內有幾個兩公分以上的瘤子,欲知良惡,需要手術,然后做病理切片。可是學生們正在中考沖刺的關鍵時刻,班主任請假,無疑會讓班級學生心神不定。夫妻二人決定等到中考結束再深入檢查。成績公布后,吳成剛和妻子又為學生分析成績、報考學校。直到7月底,吳成剛才陪妻子進行肉瘤切除手術。

  八月暑熱,吳成剛一家人卻如墜冰窟。妻子得了惡性腫瘤,孩子才五歲幼小懵懂,吳成剛心情復雜。那個假期,對很多人來說,是旅游季,是放松季,吳成剛夫妻是帶著對生命的渴望奔波于省城的各大醫院,“我不甘心,實在不甘,不相信,她只有33歲呀,我們的人生為什么會如此!”

  九月開學季,吳成剛回到了棗園中學任教,棗園中學正值擴招,許多女教師正歇產假,學校校長親自來找吳成剛,希望學校唯一的語文“區級教學能手”、學校“首席班主任”,能回學校擔任語文組教研組長,帶一帶新人。

  一邊是手術后化療的妻子,正上幼兒園的女兒,一邊是領導的托付,新入學的稚嫩純真的笑臉,吳成剛糾結之后,答應領導的要求。“我不僅是一名丈夫、父親,也是一名教育人!”

  棗園中學是寄宿制學校,只要吳成剛有晚自習,在上完課后,都要陪孩子們到宿舍,把他們安頓好、睡下后才離開。每天6:00,學校有早讀,為養成學生高效的晨讀習慣,吳成剛五點半起床,趕到學校陪孩子們一起上課。即使妻子在化療住院時,也不例外。有多少次,看著因化療劇烈反應后虛弱不堪的妻子,吳成剛很心痛,但他咬咬牙,還是從醫院趕到教室陪孩子們晨讀,晨讀結束后再急匆匆地趕回醫院。

  2017年4月,吳成剛妻子痛苦的化療結束了,即將進行放療。禍不單行,被送到爺爺家生活的女兒出現意外,跌進一米深的溝渠,摔斷胳膊。吳成剛急匆匆趕回老家,先是送到鎮醫院,又轉到市骨科醫院。手術結束時已是深夜,吳成剛看著沒敗麻藥而昏睡的孩子,悲痛之情不能自已。

  第二天,吳成剛向學校領導請了假,調好課,在醫院安心陪了孩子兩天。這兩天是一年來孩子最高興的時候,是爸爸陪她最長的時間,胳膊雖痛,但她快樂,看著她那滿臉地笑容,吳成剛實在不忍心離開她,但沒辦法,班里的孩子們也在等著,那是不止一個,是好幾十個呀。

  課間之余,吳成剛奔波于學校醫院之間,盡好丈夫、父親和老師的職責,頭發白了一片。

  現在,吳成剛的妻子結束了治療,精神狀態很好,女兒也恢復得很好,健康活潑。吳成剛一家最困難的時候過去了。學生的學習成績也沒有落下,在十二個班中,成績名列第一。

  沂蒙晚報記者 王富軍 實習生 劉婕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奇幻花园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