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臨沂網 首頁 沂蒙人物 典型人物 查看內容

央視七套《軍旅人生》:沂蒙老兵董偉堅守海島17年

2018-8-15 23:00| 發布者: 新臨沂網| 查看: 1382| 評論: 0

摘要:   “在我國的渤海深處有一座小島,每天早上島上煙霧繚繞,直到太陽躍出水面,海風吹散濃霧,島上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才漸漸顯露出本來的樣子,駐扎在這里的官兵常常稱它為‘神仙島’,今天登場的主人公,就是這 ...

  “在我國的渤海深處有一座小島,每天早上島上煙霧繚繞,直到太陽躍出水面,海風吹散濃霧,島上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才漸漸顯露出本來的樣子,駐扎在這里的官兵常常稱它為‘神仙島’,今天登場的主人公,就是這座島上堅守時間最長,獲得榮譽最多的兵……”近日,央視七套《軍旅人生》欄目播放了一位老兵與海島的故事,這位堅守海島17年,島上資格最老、獲得榮譽最多的兵,就是咱沂蒙兵——董偉,海軍某試驗區二級軍士長,他是臨沂蘭陵縣人;8月14日,記者連線董偉,感受這位平凡而偉大的“老海島”的軍旅真情。


董偉

  初登海島 心理落差特別大

  回想起剛登島的情景,許多場景歷歷在目。17年前,董偉接到了上島組建觀測站的任務。“事先我們已做好吃苦的準備,沒想到現實比我們想的還要差。”董偉說,這個小島地理位置偏僻,途經多個風浪區,如果有急事出島,心都會提到嗓子眼,“刮風、起霧,航班就被取消,而且海上氣候多變,幾時能通航往往沒個準。”但這樣一個小海島,卻有著重要的地位。


董偉

  “那時候沒有營房,我們就住在燈塔里面;這還都好,關鍵是島上淡水緊缺。”董偉告訴記者,最初他們在島上的用水是地下水,雖然經過了過濾,但是口感跟自來水相比還是差距很大,“這種水的鹽堿含量比較高,有一股又澀又苦的味道,別說喝了,就算是刷牙都難以忍受。”后來官兵們在居住地周圍修筑了蓄水池,生活用水基本上靠雨水積蓄。“說實話,初登海島,心理落差特別大,但既然來了就一定要干好,作為一名軍人,必須有這個毅力。”


訓練中的董偉。

  在海島守島17年的他,并非缺少好的工作機會,但他還是選擇了繼續守島。董偉表示,官兵們除了值班、訓練之外最常做的事——種樹、種菜、種草,為樹木施肥剪枝,樂在其中,用董偉的話說,“種下的是樹,更是一份忠誠信念和一顆顆愛國愛島的種子。”

  從此,董偉就和這些小樹一樣,在小島扎下了根。

  多次推遲婚期 含淚訴說對離世妻子的思念

  回想起當兵這么多年,董偉覺得很愧對家人,特別是離世的妻子。“其實我和妻子早就相識,后來在書信往來中產生了感情。”說起與妻子的經歷,董偉停頓了好久。


搖曳的燈光照亮了董偉對妻子的思念。

  23年前,董偉帶著家人的囑托離開蘭陵老家參軍入伍。“當時我就下定決心,一定干出個名堂來,不給咱家鄉人丟臉。”一切似乎如愿,誰知后來分配時,卻被分到了島上。“明明想駕軍艦馳騁大海,沒想到卻成了這種情況。”據了解,新兵下連后,董偉先在一個靠近內陸的島嶼上服役,后來被分配到這個渤海深處的島上,條件艱苦不說,又因專業理論學習吃力,他的熱血一下子降到了“冰點”。“其實那些年多虧了她的支持,一封封如期而至的信,給我送來激情和力量。”董偉說,妻子不但寫信鼓勵他,還跑遍縣城買齊他需要的基礎理論書籍寄過來。

  在家人的鼓勵下,董偉對自己更加嚴格要求,專業知識學習更加刻苦,一遍學不會他就學兩遍,兩遍學不會他就學三遍四遍,直到心里“十萬個為什么”一個個被攻破,最終成長為一名技術骨干,當上了班長,入了黨。


董偉(右一)向戰友介紹站點情況。

  可隨著海島越來越“離不開他”,他們的婚期也一拖再拖。面對父母、親人的不解,妻子卻一直堅定地守望著這份海島戀情。“我妻子人特別好,記得有一次準備要結婚了,日子都定下了,可就當我要回家時,突然接到一項試驗任務,需要推遲回家。當時我說完后,本以為妻子會有怨言,但她卻說,那就再等等吧,這么多年都熬過來了,還能不理解你嗎?”

  經過8年相戀,董偉與妻子終于幸福地走進婚姻的殿堂。為了補償自己多年的虧欠,董偉精心制訂了一個蜜月旅行計劃。“一項重大試驗任務即將展開,立即歸隊!”但結婚不到10天,董偉就接到了緊急命令。

  “由于我常年在島上工作,和家人相聚的時間每年只有30多天。這些年多虧了她,年邁體弱的老人需要照顧,幾畝責任田靠她一人扛,孩子還需要照顧。”董偉告訴記者,結婚以來,妻子總是獨自承擔照顧父母的責任,用實際行動支持他在部隊好好干;本想等著隨軍指標批下來,就把老婆孩子接過來,一家人團聚,然而2015年,妻子卻查出患有直腸癌,“為了讓我安心工作,她從未對我提起過,直到幾個月后病情惡化,我才得知了這個消息。當時聽說后,我頓時覺得晴天霹靂。”

  雖經多方努力,可是在2016年春節的前一天,董偉的妻子還是帶著無限眷戀離開了這個世界。鄉親們聞訊無不掩面而泣,自發停放鞭炮,向這位普通的軍嫂表達敬意。出殯那天,全村傾巷而出,以淚相送。 

  17年,島上堅守時間最長的兵

  董偉駐守的海島天氣晴好時,船行八九個小時才能到達,起風浪時,經常十天半個月。“夏天還好些,特別是冬天,一旦遇到大風大浪或者霧天,船就沒法開過來,有時最長時間一個月離不開島,也沒法獲取補給,可以說是真正的好山好水好寂寞,后來大家就給這島起了個外號,叫‘神仙島’。”董偉說。


董偉(左一)給戰友介紹設備情況。

  作為一名海軍測控兵,這些年,董偉駐守海島的同時,苦練業務本領,攻堅克難、圓滿完成了一系列重大任務。“剛到島上時,生活條件很艱苦,但我把這段吃苦的日子,當成了人生的磨礪。”據了解,島上風大、浪高、霧濃,每天24小時氣候各異,這些看似不經意的變化,卻對裝備精度有著決定性的影響;經過多年摸索、驗證,董偉總結出克服風向、潮汐、溫度等因素的方法,取得了良好的成績,“無論任務大小,我都認真對待,把設備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疼愛。”因為捕獲目標又穩又快又準,戰友們還給他起了個外號“神鷹”。

  這些年,在大海波濤里洗禮,董偉把自己煉成守衛祖國的一把鋒刀利劍,30多次參加重大試驗任務,始終保持零失誤的紀錄,創造了多項跟蹤紀錄。也收獲了許多榮譽,三等功、海軍優秀士官、全軍優秀人才獎;如今上島17年他,是島上堅守時間最長、獲得榮譽最多的兵。

  沂蒙晚報記者 趙澤軍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奇幻花园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