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臨沂網 首頁 沂蒙人物 典型人物 查看內容

臨沂英雄民警史夫俊:他倒在千里之外的"掃黑"路上

2018-8-3 06:40| 發布者: 新臨沂網| 查看: 1299| 評論: 0

摘要: 史夫俊(左一)(資料圖)  史夫俊,男,1971年8月出生,中共黨員,臨沂市蘭山區人,1989年3月參軍入伍,2004年9月參加公安工作,歷任山東省臨沂市費縣公安局薛莊派出所民警、經偵大隊二中隊副中隊長、刑偵大隊預 ...
史夫俊(左一)(資料圖)

  史夫俊,男,1971年8月出生,中共黨員,臨沂市蘭山區人,1989年3月參軍入伍,2004年9月參加公安工作,歷任山東省臨沂市費縣公安局薛莊派出所民警、經偵大隊二中隊副中隊長、刑偵大隊預審中隊指導員,二級警督警銜。先后榮立個人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嘉獎3次。4月3日6時30分許,史夫俊同志在黑龍江省綏芬河市查辦一起涉黑案件時,因日夜奔波突發疾病,不幸因公犧牲,倒在了千里之外的“掃黑”路上,犧牲時身體和雙手還保持著奔跑的姿勢,年僅47歲。

  鐵血警魂 紅心鑄就

  他用生命詮釋對黨和人民的無限忠誠

  3月下旬,費縣“掃黑辦”接到一份涉黑舉報,舉報里最重要的一條線素是嫌疑人曾經在黑龍江的綏陽林場雇兇傷人。派誰去呢?史夫俊主動請纓:“我去!”作為整個刑偵大隊心最細、辦法最多、也最能啃硬骨頭的辦案能手,史夫俊當然是最佳人選,案子交到他手里局里也最放心。

  接手案件后,史夫俊迅速投入工作狀態,在做了大量前期工作的基礎上,4月1日上午,他和戰友劉才后一起開始前往辦理這起黑惡案件的征程。臨行前,他還專門叮囑戰友:綏芬河那邊的最低氣溫在零下4到6度,別忘了帶厚衣服,每想至此,戰友劉才后仍是哽咽不已。

  從臨沂到青島,從青島到牡丹江,從牡丹江到綏芬河,兩人下了汽車換火車,一路風塵仆仆、馬不停蹄,終于在4月2日下午2點到了綏芬河市。將行李放進賓館,正當劉才后準備喊史夫俊吃午飯的時候,發現他已經和一名證人聯系上了,電話里約定下午2點40分見面記材料,“干完活再吃吧,材料拿到手,吃飯才踏實。”迅速進入工作狀態的史夫俊對劉才后說。劉才后深知自己戰友的“拗”牌氣,不把手里的活處理完,他是不會停歇的。14時40分,兩人如約與證人見面,整整兩個小時,取得了涉案嫌疑人曾雇兇將一名林場工人捅成重傷、作案后逃回山東費縣老家的重要證人材料。送走證人,史夫俊非常興奮,與劉才后探討說,“這份目擊證人的材料很重要,確定了嫌疑人和作案經過,還需要去案發地公安機關調取當年的報案材料和受害人的筆錄、傷情鑒定,明天要盡早出發去綏陽林業公安局。”讓劉才后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份史夫俊廢寢忘食記錄的證人筆錄竟成為他從警生涯的絕筆。

史夫俊的親朋好友在追悼會上沉痛緬懷這位英雄。

  4月3日早6點,兩人退房準備到30公里外的綏陽林業公安局調取檔案。北方4月早上非常冷,只有零下6度,賓館門口見不到行人和車輛。為了能打到車,兩人背著行囊一路疾行,穿過賓館前的綏芬河小廣場、奔向通行車輛較多的一條大路,剛剛到達路邊,只見史夫俊突然低頭捂了一下胸,然后歪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渾身抽搐。“老史,老史,你怎么了?”突如其來的情況讓劉才后猝不及防,他一邊抱著戰友連聲呼喚,一邊脫下自己的衣服裹在他身上,一邊求助路人撥打120急救電話,可這時的史夫俊嘴角不斷吐出泡沫,卻始終沒有回應,后經搶救無效,不幸去世。

  事后戰友方知,出差前史夫俊已經連續幾天加班,身體很疲憊,可他自己一直硬撐著,從不以疲憊之態示人。

  鐵肩擔當 履職不怠

  他用執著演繹對公安事業的無比熱愛

  “只要案件有一線希望,他就絕不放棄;骨頭再硬,他也會咬牙啃下來,案子交到他手里,局黨委就沒失望過。”費縣公安局黨委副書記、政委李如富這樣說。從警14年,史夫俊從不爭個人得失,只與案子較真,與犯罪嫌疑人較勁。

  2017年3月,大隊偵辦一起制毒販毒案件,因環保部門根據群眾舉報前往調查,主要犯罪嫌疑人聞風潛逃,只有三名下線小嘍啰落網,這些下線與逃走的主要犯罪嫌疑人都不熟悉,且他們均使用化名和假身份證,案子眼看就要“黃”了。史夫俊帶著隊員,根據審訊獲取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模擬畫像,從案發地附近、賓館飯店、金融系統拷貝了視頻資料,一看就是三天三夜,在第四天的凌晨2點多,從一個飯店的視頻中確定了主要嫌疑人,并研判出他的活動軌跡,由此剝繭抽絲、循線追蹤,最終將包括所有主要犯罪嫌疑人和屢屢漏網的兩名制毒技師在內的19名犯罪嫌疑人全部抓獲,打掉制毒窩點兩個,繳獲毒品半成品349.19公斤,設備及原材料一大宗,成為公安部督辦案件,也是費縣有史以來最大的一起毒品案。從警14年來,先后參與偵辦各類案件800余起、抓獲違法犯罪嫌疑人700余人,他成了全局的攻堅手、也是全隊的頂梁柱。

  “我和老史認識20年了,老史出事那天,我是從領導那里先聽到的,我始終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今年48歲的王玉奎,也是費縣公安局刑偵大隊的一員。在王玉奎的眼里,這個老弟就是“拼命三郎”,在局里經常一熬就是一夜。“在接觸到制毒案件時,老史就發現想要真正抓到犯罪嫌疑人,必須得弄懂這些人制毒的方式,需要什么原料,才能更精準地進行抓捕。”史夫俊重新拾起了化學書,研究制毒的門道。在此期間,他專門去找過高中的化學老師,也專門到臨沂大學、山東大學的化學化工學院,就是為了了解嫌疑人制毒的過程、原料的名稱,光是記的筆記就是一大摞。

  當警察尤其是干刑警就免不了刀光劍影,免不了直面生死,可對于這些,史夫俊從不畏懼、從不退縮,總是直面危險,挺身而出。2014年8月,史夫俊駕車與戰友前往抓捕盜竊嫌疑人,盜竊嫌疑人發現后駕車拒捕,向史夫俊的車瘋狂撞來。他不顧個人安危,猛打方向盤,用自己所乘坐的駕駛位置頂向嫌疑車輛,與嫌疑車輛相持碰撞10余分鐘,最終將嫌疑車輛死死別住,第一時間從副駕駛座處跳出去,與嫌疑人展開搏斗,不顧被嫌疑人咬住左手食指的椎心疼痛,與戰友合力將犯罪嫌疑人成功控制。事后,細心的戰友發現,史夫俊左手食指指肚血肉模糊。“不論是在外面還是局里,老史經常照顧我們,有危險他都是第一個沖上去,讓我們這些年輕人跟在他后邊,他說他的經驗比我們多,其實也是怕我們受傷。”費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魏鵬回憶之前和史夫俊一起辦案的時候說,“老史哥”都是沖在他們前邊。史夫俊曾經說過,他年紀大,經驗多,越是危險的地方越是要先過去,不能讓年輕人受傷,而他也真的做到了,自己永遠沖在第一線。

  鐵骨柔情 心系百姓

  他用真情展現對群眾的無邊大愛

  “老史哥見不得別人一點困難,見到了就會幫。”中隊長彭慶國含著淚說,2015年,史夫俊因查案到費縣薛莊鎮北長行村花某家走訪,不經意間了解到他們17歲的女兒兩年前離家出走至今未歸的情況。熱心腸的史夫俊把這件事記在心里,外地出差辦案也不忘幫忙打聽女孩的下落。

  功夫不負有心人,2017年底終于被他打聽到,將女孩尋回,并為女孩就近聯系了一個板廠打工,做通了女孩和父母之間的工作,一家人得以團聚,為此,花某夫妻專門帶著女兒到刑偵隊,給史夫俊當面跪謝。

  2017年春節前夕,史夫俊到新莊鎮太和村調查案件,了解到村里五戶村民家境貧寒的情況后,他二話沒說就掏出身上帶的錢,從臨近的村買了五份鮮排骨和干面條送到他們家中。

  前些年,史夫俊曾經偵辦過一起殺夫案,犯罪嫌疑人因孩子不滿10個月而沒有收監執行,但家中十分拮據,史夫俊每年到她家看看時,總少不了帶著米面等生活用品。別人說他何必幫助一個罪犯呢?他的回答讓大家無言以對:“大人有罪,孩子無辜啊!”

  鐵警雄風 盡顯本色

  他用奉獻表達自己從警的無悔選擇

  在同事的眼里,史夫俊能吃苦,能拼。在薛莊派出所他留給同志們的印象就是:節假日值班多、到轄區走訪多、關鍵時刻沖得多。到了刑警隊,他所在的預審中隊承擔著全局大要案的偵辦任務,人員少任務重,加班加點更是常態,他留給大隊同志的印象就是:辦公室晚上亮燈的時間最多、加班時碰見的最多、急難險重案子上的最多。在大隊值班時,史夫俊常常是一杯濃茶,一疊案卷,一看就看到凌晨兩三點鐘,有時干脆就住在辦公室里,案子破不了他吃睡不寧,工作沒干完他心里不踏實。因為,他堅信,只要自己多干點,案子就能早點破,正義就會早來些,群眾就會少受一些損失。在他趕赴東北辦理涉黑案件前,手里沒有一起未破積案。

  “史夫俊同志是我們的榜樣,作為一個老同志,卻比年輕人還要好學,業務能力也非常強,每次有案件的時候,他桌子上的卷宗都摞得非常高,經常熬通宵來看這些卷子。”提到史夫俊,費縣公安局副局長趙磊眼里滿是惋惜,“老史工作這么多年了,就沒怎么過過周末,都是在工作,比起年輕人還要拼……”

  妻子全先潔不明白,原先丈夫在外當兵見不到人,現在回到地方了怎么還是整天見不到人。本來盼著能和丈夫過個團圓日子,可是史夫俊轉業后卻常常在單位連軸轉,回到家也是學習到深夜,比在部隊還忙。可隨著時間的推移,看著丈夫整天像打了雞血似地忙、像陀螺似地轉,妻子慢慢理解了他,也更心疼他,家里的事也不指望他,自己一力承擔,背后默默地支持他。

  雖然顧不上家,但并不是史夫俊不愛家。“雖然一個月在一起吃不上一頓團圓飯,但是老史常說,我也幫不上家里什么忙,等退休了,就買輛越野車,好好陪著你周游全國,他怎么能說話不算話呢?”說著說著,妻子淚如雨下。知道妻子睡眠淺,史夫俊凌晨兩三點鐘回家后,都是悄悄在沙發上睡,妻子上班早,走的時候丈夫還沒醒,也不忍打擾到他。家里沒有一張全家福,去年夏天兒子要求拍一張爸爸穿著警服的全家福,史夫俊也答應了,妻子交上了300元拍照費,就是因為忙,天天拖,如今也成了永遠無法實現的遺憾。

  沂蒙晚報記者 張慶舉 實習生 李姝慧

最新評論

返回頂部
奇幻花园彩金